多地密集放大招为中小企业减负 企业主有话要说

2020年02月08日 21:22

原标题:多地密集放大招为中小企业减负 企业主有话要说

  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影响,各地从要素成本、财政税收、金融保障等方面,推出了一系列的举措,扶持中小微企业发展。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的中小企业主们,普遍对政府推出的这些政策叫好,认为这些政策暖人心。

  那么,对疫情带来的影响,中小企业主们该怎么办?在这过程中,他们还有哪些担忧和顾虑?对此,《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了来自浙江的几位中小企业主和员工,听听他们的声音。

  外贸企业可开不可抗力事实证明

  受疫情影响,当前,不少企业遇到了开工难等问题。

  2月7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在浙江省宁波市一家物流公司工作的谢女士仍然在家休息。

  “之前公司通知说是2月10日上班,但到时候是否能按时开工,还是要看这几天的情况。”谢女士说。

  谢女士所在的物流公司,在中国九大主要口岸设有子公司,业务涵盖中国重点港口并辐射周边地区,为全球数千家客户提供服务。

  虽然目前公司尚未开工,但谢女士还是通过多种途径了解了客户的一些情况。

  “从我们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客户所面临的困难主要还是工人没有回来,无法开工,无法生产。”谢女士说。

  无法开工和生产,对一些外贸企业而言,就会导致一些外贸订单无法交付。如果不能及时提供无法履行原因的合法证明,企业不仅要承担合同损失,声誉也会受到影响。

  怎么办?其中一种解决方法是找中国贸促会及其授权的分、支会出具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

  2月2日上午,中国贸促会向浙江省湖州市某汽配制造企业出具了全国首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书,助力企业最大限度减轻因疫情造成不能履行合同的责任,维护企业合法权益。

  中国贸促会商事认证中心副主任闫芸介绍,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已得到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政府、海关、商会和企业的认可,在域外具有较强的执行力

  而在相关的互动平台上,一些上市公司也就何时开工以及疫情是否会对企业带来影响等问题进行了答复。

  一家位于宁波市的上市公司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从目前浙江省发布的企业复工时间来看,开工时间和公司原计划延迟5天左右,对于外贸及设计医疗的订单由于数量很少做了紧急处理,其余普通订单和客户做了沟通,应该影响有限。

  服装企业希望减免房租能落地

  感受到政策带来的温暖的同时,亦有部分中小企业主对政策中的部分是否能真正落地,持有顾虑。这方面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减免房租上。

  在浙江省湖州市织里镇开了一家童装加工厂倪先生,现在也依然在家中休息,而工厂的开工更是遥遥无期。

  “2月5日,自己现在所住的杭州的社区、工厂所在地织里以及老家台州的社区,都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询问我们现在在哪里,是否有出门,让我们不要回去。”倪先生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倪先生原本在杭州做童装批发生意,2019年在织里镇开了家童装加工厂,年产量在30万件左右。

  “我租的是一栋3层的厂房,租金每年35万元。去年一年下来,整体还是比较满意,今年想着继续好好做,把规模给做大,但去年12月底开始的疫情,打得自己措手不及。”倪先生说。

  2月6日,倪先生给房东发了两条消息,希望能考虑酌情减免房租,以帮助自己渡过难关。但截至记者发稿,房东仍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只是安慰倪先生说“心里都明白,碰到这样的事情谁也预料不到,放心好了”。

  在浙江温州从事服务生意的刘女士,同样对房东是否能给自己减免租金有所担心。

  “一个月好几万元钱‘打水漂’了。”刘女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最近看到各种产品滞销,都会买一点,但我的租金谁能帮我分担呢?”

  事实上,对于减免房租问题,浙江省发布的《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关于支持小微企业渡过难关的意见》和浙江省湖州市人民政府发布的《关于应对疫情支持企业健康发展的八条意见》,都已经明确提出了要求。

  那么,倪先生和刘女士为何会遇到租金难以减免的情况?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租用的都是个人的厂房。而不管是浙江省发布的意见,还是湖州市发布的意见,对这种情况是“鼓励业主(房东)为租户减免租金”,但“具体由双方协商解决”。

  “我能理解房东不愿意减免房租,如果是只有我一家的话,房租还少点,但是人家有好几处,每处都减免的话,就不是笔小数目了,那么,他们的损失由谁来承担呢?”一位不愿表明身份的服装加工厂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鉴于此,他提出,最好还是能在其他方面给予更多的扶持,或者直接给工厂一些补助。

  餐饮企业要抱团取暖迎春天

  人工、租金、原材料是餐饮企业的三大成本支出。在浙江金华义乌与朋友合开了两家餐厅的桑先生,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用了“损失惨重”来形容。

  他举了个例子:很多年夜饭、拜年饭都是春节前订出去的,餐厅也收了订金。但遇到疫情,只能将订金退还给客户。另外,菜品也都是年前给准备好了。订单一下子取消后,一些菜无法保存,都坏了。

  “我们也考虑过将菜品便宜点卖给附近的居民,但是义乌原本过年人就不多,也都有提前准备,再加上基本上都不走亲戚了,大家很少会来买。”桑先生说。

  他进一步介绍,包括员工的工资、菜品的损失等,这些费用加起来有好几十万元。

  “另外,原本预定的近期的两场婚宴,现在看来也要取消了。”桑先生无奈地表示。而他现在的愿望是,希望疫情早点结束,餐厅能早日恢复正常经营。

  受疫情影响,像桑先生遇到的情况,在餐饮行业是普遍存在的现象。由于没人上门吃饭,以及年夜饭订单取消,卖菜、扔菜、闭店成了众多餐饮企业无奈的选择。

  对此,有资深餐饮人士表示,“希望大家对餐饮行业有信心!我们抱团取暖,翻过冰川,就是春天。”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餐饮门店的“甲方”,不少地产商及商业地产运营方推出了减免租金政策,被视为共抗疫情的典型案例。

(责任编辑:DF120)

相关推荐

上海11选五走势图一牛